www.23449.com【骆旭原创小说】水上人家

时间:2019-10-09

  他把一条船拴在码头下的铁链上。铁链连着船尾边的铁环,另一端连着码头的石孔,一根铁钎子上打了一个圆环,圆环和铁链尾端的圆环套在了一起。他要从码头上移动木船时,就把铁钎子从石孔里拔出来,拖动铁链在码头上移动。靠近船边时,他把铁链挽拢来,缠在手腕上,双脚从石码头上跳进停泊在码头低处的木船,或许是他的身子有些沉重,木船有些轻微的晃动,船贴着的水面起了波纹,这些波纹一波接着一波,向岸边的码头涌去,拍打着岸,发出“哗哗”的响声。

  这是这条河上不多的一条用来摆渡的木船。木船船身有十米长,宽处有两米宽,有五个隔间。船身的材料是从三十里外的高山上砍伐的。在那座高山上,有生长了上百年的野生杉树,由于生长在高海拔地区,生长缓慢,大多长成了蒜头树,树根部粗大,树梢部尖细。这种蒜头树,没有人愿意采伐,只有造船的师傅,才把它当成宝贝。每年的三四月,造船的师傅,在沿河的村子里,按照主人的要求,把采下来的杉树,系了红布,摆放在宽阔的卵石滩上,支起半个人高的支架,把杉树条架到支架上,用码钳固定好,锯子来回拉锯,一堆宽厚适中的木板就被锯了出来。木匠师傅用斧头在这些木板上来回砍削,再用木刨子刨上百十来回,等到地上落下了一层厚厚的木刨花,造船用的船板就被打造了出来。造船师傅在这些船板上凿出一些孔洞,再用一些木条把这些有孔洞的木板镶嵌连接起来。这些师傅劳累上十天半个月,把各种工艺都用上一遍,像箍桶匠一般,竟把一只崭新的木船打造了出来。这只新造的木船,船身刷上一层桐油,在河滩上摆上半个月,用密密的草把把船身盖上。等到桐油渗进了木板里,这只船便成了一只竞渡的龙舟,或是一只摆渡的渡船。这时,人们把盖在船身上的草把甩到一边去,二三十个有力气的男人把船扛在肩上,船头上扎了红布,在整齐的步伐和口号声中,把船从卵石滩上移到水里,放上几挂鞭炮,这条船便和这条河结下了缘份。这种缘份结得久了,又让许多人和这船结了缘份。

  这条木船上的河,上游叫锦江,下游叫辰水,据说是从贵州梵净山发源的,全长有四百多里,在河流的末端,流入了沅江。从梵净山到湘西地界,足有一百三十多里。河流在贵州境内,河面并不宽敞,多在崇山峻岭间穿行,落差较大,水流湍急,所经区域,多为石灰岩地区。等到了湘西地界,山势陡然下降,海拔降低到了两三百米,地势平缓了很多。河流从山谷里冲出来,进入沅麻盆地,河面从几十米宽,一下子扩展到二百多米宽,河沙开始在河岸边沉积,形成几十处河谷平地,座落了数百个村庄,也造就了数百处码头。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,这条河流上行走着来往的木船,搭载着货物,往上游去往贵州铜仁,往下游去往湖南常德,借助长江水道,和外面的世界,连接了起来。

  随着陆运的兴起,水运的衰竭,河流上来往的船只变得稀少,最后常见的只剩下码头边停放的几只乌篷的小渔船,和来往于两岸码头摆渡的木船。

  他上船成为这只木船的主人时,才二十出头。父亲原来是这河上的艄公,在河上划了几十年船,见过了无数的人,见过了无数的兴盛衰落,老了,便把这份卖力气的事业交给了他。他对这份事业倒是倾心,把大半生的光阴都扔在了船上。

  他在这条河上使了三十年的力气,流了三十年的汗水。他和父亲一样,送走了无数的人,这些人,有的去了远方,有的埋进了黄土。

  三十岁那年,他娶了一个女人,女人带来了两个孩子,一个五岁,一个八岁,五岁的是个男孩,八岁的是个女孩。

  原来这河上的规矩,过渡的客人是不用付船费的,村里每年给他一些谷物做为补偿,不足的部分,过春节时,正月的大半个月,他得请了人划船,自己挑了一担箩筐,走村串户去山后的村子里收渡钱。每家每户的主人,这时往箩筐里倒进一升米,或者从水缸里拣出十来双糯米粑送给他,算是一年来对他力气的补偿。往往有和他熟悉的主人,会硬拉着他进屋坐下,把家里的腊肉从挂钩上取下来,在厨房里洗干净,在铁锅里蒸熟,切成块放进瓷盘里。再炒几个菜,弄上一瓶酒,在堂屋里摆上一张四方桌,非要请他吃一顿饭。吃过饭,主人照例拣出糯米粑,还要额外送他一块腊肉。

  每年的正月,他的一双脚,便在山后的村落行走着。这山后的路,长着呢,他不知走过了多少村寨,不知见过了多少人,听过了多少不同的腔调,领受过多少热情和冷漠的目光,终于在一户人家的屋檐下停住了。迎接他的是一阵狗叫,从半开的大门里跳出一黑一白两只狗,吐着舌头,竖着两只耳朵,呼呼喘着粗气,张大着嘴,露出两排尖锐的牙齿,围着他“汪汪”狂叫个不停。这种阵势,他见得多了,“滚,一边去!”他一边吼着,一边用两只箩筐左推右挡,不让狗靠近自己。

  “叫什么叫!过来!”他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从堂屋里传出来,两只狗“汪汪”叫了两声,耳朵耷拉了下来,摇着尾巴,慢慢走到屋檐下,在门口处躺了下来。

  “等会,等会。”她抬脚进了屋,在厨房的水缸里用勺子舀了一阵,舀出了十来个糍粑。

  他挑了担走了,在转角处,他借着换肩的时候,往刚才那个女人的房子望了望,女人还站在门口。

  王菊花是村里村长的老婆,在村口开了一个小卖部,他经常在小卖部买些日用品。

  王菊花的妹妹叫王茶花,嫁在蒋家村,白小姐一肖中特期期准“通过外界环境的逼迫,。有一双儿女。也是命苦,女儿八岁上学时,丈夫帮人家翻拣屋上的瓦片,踩到一处霉烂的木板,从屋顶摔到地面,碰到地上一块石头,流了一大滩血,送去医院的路上,断了气。

  妹夫死后,王菊花便把妹妹一家接到自己家里,准备在村里给妹妹找一户合适的人家。王茶花看上了渡船上的他,用话套他,他也不嫌弃她拖儿带女。这桩婚事托了媒人去说,两家亲戚简单吃了个饭,很快就成了。

  王茶花的一双儿女,女儿叫姗姗,儿子叫成成。姗姗懂事得早,做饭,洗衣服,家里的一些活计都落在她身上。成成整天和村里的孩子在沙滩上跑来跑去,打闹玩耍,还特别喜欢摆弄渡口上那条摆渡的木船。

  成成八岁上了学,后来被县体校招去划皮划艇,还真是块料,比赛拿了奖,省体校来了人,把成成从县体校挖走了。

  王茶花和他生活了五年,也没有再生育孩子,得了肝硬化病,上省城的医院看了,治不好。王茶花劝他别去医院花冤枉钱了,金元宝高手论坛435435应急科普 节后复工要注意这。到乡下寻两副草药煎着吃就可以了。在乡下硬撑着拖了三个月,病情越来越严重,整个人面黄肌瘦,说话有气无力。最后王茶花交待了几句话,咽了气。

  他还是划着那条渡船,年纪大了,便不再去山后的村子里收渡钱了,他在船上摆了一个木盒,过渡的客人,往木盒里放进一元伍角的钞票,有的忘了放钱,他也从不提醒人家。

  这条河,那样长,那样清。河里的水声,哗啦啦,陪伴他每一个白天,每一个黑夜。

  他想有一天放下这条船,独自一个人沿着这河往上游走,走上十天半个月,到河的源头处看看。

  渡口处后来建了一座跨河的大桥,www.23449.com,一条公路上铺了沥青,把两岸连接了起来。大桥建成的那一天,他把船停在大桥下的码头边,把船上的铁钎子插进了码头上的石孔里。有人看到他在船上坐了很久,然后上了岸,走了。

  作者简介:骆旭,男,1971年出生于新疆柯坪县,笔名柯坪。宾王后裔。湖南省怀化市作家协会会员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